那样能多拉活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2-05 01:57    次浏览   

今天早上8时30分,记者在离家不远的10号线石榴庄站打车。石榴庄站位于南三环外光彩路和石榴庄路的交会处,附近有三四个居民区。平时这个时间,在丁字路口由南往北的方向总会站着三三两两的上班族,左顾右盼地等着打车。但是今天除了记者,路口只有两位年轻女士向来往的出租车招手。

8时25分,记者等到一辆每公里2.3元的调价出租车。在等候的25分钟内,记者粗略计算,从广渠门桥向双井桥西行的92辆出租车中,60辆是未调价的红标出租车,32辆是已调价的蓝标出租车,未调价的出租车占了65%。值得一提的是,92辆出租车中,标示“停运”的只有5辆,感觉比调价前少了许多。

“遇到早晚高峰堵车时,低速等候的费用确实比未调价之前多。”出租车贾师傅告诉记者,早晨他刚拉了一个到同仁医院的乘客,37元堵了16分钟,“拥堵费”就得15元,比未调价前多了8元,“不过我还是希望不堵车,那样能多拉活。”

今天早上7时52分左右,记者来到崇文门新世界百货商场西一路口打车。大概一分钟后,一辆悬挂着“暂停”标志的渔阳出租汽车公司的出租车看到记者招手就停在记者面前,当记者对司机说要去国贸附近时,该司机表示因为交接班去国贸不顺路就婉拒了。随后的一分钟内,一辆出租车又停在记者面前,当听说去国贸时,该出租司机笑了笑说:“最好还是坐地铁去吧,这个点不太好走,你多花了钱还浪费时间。”

据李师傅讲,现在人们不打车,主要是怕堵车等待的价格高。据了解,调价后,早晚高峰时段,北京出租车在停车或者是拥堵状态下低速等待费要加倍征收,也就是在早7时到9时,下午5时到7时之间如果出租行驶的速度低于每小时12公里,或者出租车停车等待,累计每5分钟要加收2公里的费用,也就是4块6,而除去早晚时段的平时时段,按加收1公里收费。

今天早上8时10分,记者从丰台公益西桥打车,由于在地铁口附近,出租车空车数量一直比较多。周围也有同时在打车的人,记者站了大约5分钟左右就打到了车,和涨价前的情况差不多。

几分钟后,记者也打到一辆贴着红色价格标签的新月联合公司的出租车。开车的李师傅说,他还没有接到公司调整计价器的通知。“反正就这两天的事儿。也不在早这一天两天的。”他告诉记者,他感觉今天早上打车的人明显少了。“平时早上一个活儿接一个。今天我7点出来,到现在算上你才是第3趟活儿。”李师傅透露,工作日的上午,他一般能拉200元左右,但他预计今天上午拉不出这么多钱。“可能大家伙儿一听说涨钱了,就改坐地铁了。”不过,他倒并不太担心。“这有个适应的过程,过两个月就好了。以前打车上班的,现在改坐公交、地铁,等他发现地铁里挤得受不了,还得打车。”

记者数了数从一位打车人面前经过的载客出租车,5分钟内有6辆,其中4辆车的两侧后窗户处贴着红色的价格标签。就是说这些出租车尚未进行计价器的调整,仍按2元每公里和10元起步价的价格标准进行运营。另外两辆已经贴上蓝色的标签,写着2.30元/公里。过了大约六七分钟,一辆贴着蓝色价格标签的空驶出租车停在打车女子身边,着急的打车人拉开车门一头钻了进去。

“这个新计价系统还不是太会用。”出租车司机刚使了两天新计价系统,每次还得稍微想一下。一路上,专门在南城跑活儿的司机告诉记者,涨价后目前看来和涨价前乘客的数量并没有变化。以前坐地铁的人还是会选择地铁,以前打车的人很多都是公司能报销,这些人群涨价后也不受影响。对于挑活儿和打车难,这位司机表示,出租车都喜欢去路途长而且不堵车的地方,如果堵车很多司机就要考虑一下时间成本了,但是北京还是堵车的地方多。他告诉记者,叫车软件公司明令不让用,乘客一般都是通过叫车电话,再与出租车联系。

从8时10分公益西桥上车到9时5分南礼士路建威大厦下车,平时早高峰大约花费40元左右,调价后的早高峰花费为58元,比平时多花50%左右。个人感受是调价后最怕堵车和红灯等待,1分钟1块钱的蹦字让人心惊肉跳。

今天上午8时,记者再次来到广渠门桥东的马圈公交车站,等候空载的出租车。8时11分,经过了10辆载客出租车和2辆暂停出租车后,记者成功拦到一辆空车,用时比未调价前减少了一半。不过,因为停靠的是每公里2.0元的未调价出租车,记者并未上车。

8时26分,记者从马圈上车,经过两广路——崇文门,开往东单新闻大厦,8时50分到达目的地,共花去31元,比未调价前多了6元上下。发票显示,整个行程为5.2公里,其中低速等候时间近15分钟,以每5分钟收4.6元“拥堵费”计算,31元的出行成本中,14元为“拥堵费”,占了总花费的近一半。

从公益西桥一路往南礼士路建威大厦行驶,早高峰红灯和堵车还是会让人比较心急,因为几乎每分钟计价器就会跳1块钱,而过去等候5分钟才2块钱。

大约在7时58分左右,记者拦到了来自瑞通出租汽车公司的一辆出租车,该出租车的价格还没有更改。司机李师傅二话没说开了就走,记者上车后,李师傅称,可能崇文门到长安街这一段会比较拥堵。果不其然,在崇文门路口遭遇拥堵,不过在驶上长安街后反而一路畅通,20分钟,记者从崇文门西五老胡同来到国贸附近的银泰中心,路上等候时间为11分钟,共花费21元。

贾师傅在聊天中告诉记者,自己的车是“双班车”,10日当天就调了价,开了三天,粗略估算,他每天能比以前多挣100元。“不过现在有挑车的乘客,看到蓝标的调价车,就不打了。”

住宅区密集的广渠门——双井一带,是工作日早高峰的打车集中地之一,因为途经的车辆多数以载客为主,要想在早高峰期间拦到一辆出租车,平均要等候20到25分钟。

李师傅说,在他拉记者这单活之前,拉了两单活,第一单是从望京到东直门,第二单是从呼家楼到崇文门,“我觉得涨价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客流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第一个乘客看到我的车还没有改价格就很欣喜。”记者在路上观察出租车的价格标志,发现“红色”未改的占了多数。李师傅说,他的车也要在本月底前完成改价,“改价后的一两个月可能客流会有所减少,但最终客流还是会恢复,因为该打车还是会打车,不会多点钱就放弃打车,你要说影响,那可能路途比较远的会少一点。”于建j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