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里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2-01 02:43    次浏览   

在某妇女保健院育婴岗位上退休下来的陈女士,从事催乳工作8年。60多岁的她,一天最少可接到四五个孕妇,多的八九个。繁忙的背后是可观的收入。“都是熟人介绍,还没咋宣传。”陈女士说,儿媳妇刚刚坐完月子,正打算让她接班。

在这起培训证纠纷中,学员张女士是一个有着近10年经验的月嫂,她拥有人社部门颁发的“育婴证”及“保健按摩师证”,是目前市场上并不多的双证齐全的月嫂。华西都市报记者调查发现,像张女士这样的月嫂,普遍收入都达到了上万元,而且还需要提前预约。在前往中宾学院的路上,有人欲聘请张女士,被告知“档期”要等到明年三月以后了。

为了证实该网站的“正规”,干女士还特意打开网站进行演示:“你看嘛,不信你也可以上网查询,网站肯定是正规的。”

一个网站有没有权限颁发这样一个证书呢?该网站工作人员解释:“这只是一个岗位培训合格证书,与一般的教师资格证不同,它不是一个职业资格证书。”这个证书是否全国有效,该工作人员坦承:“证书可以在我们网站上查得到,有没有价值得看各个培训机构在各省的影响力。”

张女士20多岁,都江堰人,因为听说一个亲戚在成都做催乳师,月入上万元,她心动了。毫无相关经验的她,在网上众多的催乳师速成培训班广告中,看中了成都一家名为“中宾学院”的培训机构。这家学院的宣传语十分诱人:封闭培训12天,学费4980元,获得国家高级催乳师证书。“学成后半个月就可以把学费挣回来了,真不错!”张女士说,为了一探真假,她和几个朋友还专门到该学院位于成都春熙路附近一栋写字楼的培训场所“考察”了一番。“当时有10多个学员在上课,感觉很正规。”张女士介绍,负责招生的干老师一再强调,“只要参加了培训,就可以获得国家人社部颁发的高级催乳师证,全国都认的。”张女士说,报名者都看中了人社部颁证这一点。当时她报名的培训班是6月班,一期的学员约20人,后来的人都排到七八月班去了。

龚女士不久前生育了二孩,因为奶水少,她打算找一个催乳师按摩疏通。然而,形形色色的宣传单令她无从选择,“没有任何标准,很难选,便宜的一两百元不敢要,贵的上千块心里又打鼓‘值不值这个价’。选择好坏,纯属靠运气。”

这一点,有着七八年催乳经验的陈女士感触很深。她在保健院上班时,催乳师还算是一个小众的职业,一般都是一些产科医生或者一些有经验的育婴师来做。而这几年,随着需求的旺盛,有的人甚至在一旁观摩后,也加入到这个行业中来了。陈女士前不久在一家医院给一个孕妇做催乳按摩,有几名女子冒充孕妇家属,在一旁看了许久,不断询问如此操作手法,没想到一个多月后,她发现几个观摩的女子已经在医院来抢生意了,“专业的催乳师,正常的行情是三百至五百一个小时,除了按摩,还包括一些喂奶育婴知识和心理的辅导,而有的滥竽充数的业余催乳师,专门用低价来破坏这个市场。”

一边是市场需求火爆,一边是行业管理缺乏规范。据成都某医院产科医生介绍,目前市场上的催乳师良莠不齐,很多都是通过发小广告、宣传单或者家政公司推荐的形式来招揽生意,到底效果如何,很难界定。因为属于新兴的行业,目前没有专业的标准,而这一行的资质认定也几乎是空白。“国家应该从行业上进行规范,毕竟现在的市场需求量这么大。”该医生建议。

记者登录中国国家培训网的官网看到,网站介绍称成立于2000年6月,是经原国家人事部批准建立的国家级培训专业网,现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信息中心和北京飞利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业务指导……

为何证书不能像此前承诺的,在国家人社部可以查得到?中国国家培训网又是什么来头?

与之相关的职业资格证书,只有家政行业的“育婴师”以及“保健按摩师”。目前全国有个别省份正在试点该岗位的从业培训。人社部门表示,不排除未来将“催乳师”纳入职业进行规范。

种种的背后,也让这个行业竞争十分激烈。“生意好靠口碑不如说靠抢!”这句催乳师的行内话,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16日一大早,在成都市区某妇女儿童医院的产妇病房门口,一群包里揣满了宣传单的中年妇女守在大门口,保安刚把门打开,一群人就蜂拥而入,给孕妇及家属发放催乳师的宣传单。一天下来,不少孕妇的床头抽屉,就能拿出一小摞宣传单和卡片。

面对学员的质疑,此前一直负责收费的干女士一再强调:“证书是国家人社部认可的,全国都可以通用,中国国家培训网则是人社部下属机构办的网站,是国家事业单位!”

有证不仅让客人放心,而且价格更高。记者在多家妇女儿童保健医院调查发现,催乳师服务按次收费,1次约1小时收费300元至400元左右,若“持证”的价格则高达600-700元,夜间上门服务可能收费上千。

那么,到底四川省各市州的情况又如何呢?华西都市报记者咨询省、市各级人社部门多位相关人士了解到,在国家的职业大典中,数千个职业并没收纳“催乳师”这一职业,目前也未颁发“催乳师”的职业资格证书。

走进该培训机构,一个简易的教室里,10多名学员正在培训。记者注意到,教室的墙壁上,张贴着不少标语,看起来“相当有实力”:中宾学院是四川获得国家人社部制定机构授权的催乳师培训机构、中宾学院的催乳师,均持有国家高级催乳师证书或国家催乳师资格证书上岗。

为何一个月入过万、供不应求的月嫂,仍然如此在意一个“催乳师”证件呢?张女士说,主要是有些客人会问她有没有证,让她觉得有些尴尬。

实际上,因为催乳并非每个孕妇的必须,更多时候遇到了哺乳障碍才临时需要。“根本没法辨别哪个好哪个坏,只是凭宣传单的感觉,有证的话,感觉更靠谱一些。”孕妇林女士说。

核对了证书的来历以及网站的性质,学员当场拨打电话报警。截至16日晚截稿,学员们没收到中宾学院的退款回复。

那么,这个网站真的如干女士所说的是国家人社部下属机构办的网站吗?就在学员与干女士在协调时,华西都市报记者两次拨打了该网站预留的北京联系电话。电话里,两名工作人员都明确表示,该网站不是人社部办的,也并非是国家事业单位,只是一个私人公司办的网站。